ope体育滚球晚慢读|古代蹴鞠极简史:为何现代足球未能起源中国?

  但请注意,是现代足球,不是足球。这就好比第一次工业在英国爆发,但不代表其它同时代文明就仍处于刀耕火种阶段。历史上,类似现代足球的体育运动在许多文明中都曾出现,比如东南亚藤球、中国蹴鞠。

  其中,蹴鞠是各种足球形式公认的“老大哥”。根据“古已有之定律”,蹴鞠也是“上古爱迪生”黄帝发明的。《别录》记载:“蹴鞠,传言黄帝所作。”在古人的想象里,黄帝首先是个伟大的发明家,其次才是伟大的部落首领。

  根据古人的YY,黄帝发明蹴鞠的灵感相当暴力、血腥。1973年出土的西汉帛书记载,黄帝擒获蚩尤后,“充其胃以为鞠,使人执之,多中者赏”。意思就是,把部落公敌蚩尤的胃切下来,充气以后当球踢。

  看到这里,心潮澎湃、胃液翻腾的小伙伴请冷静:这条所谓史料其实更接近神话传说,其价值更多在于象征意义——早期蹴鞠,就是一项提高军队素质的军事训练。霍去病就曾在军中设场蹴鞠,以提振士气。

  因此,《太平御览》如此论述蹴鞠的起源:“蹴鞠,兵势也,所以练武士,知有才也。令军事无事,得使蹴鞠。”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还将世界第一部体育专著——《蹴鞠二十五篇》——列为兵法书籍。

  除了军事用途,蹴鞠作为一项体育娱乐,从战国时期就在市井街坊间流传开来。苏秦拍齐王马屁时,就以蹴鞠流行来夸赞临淄城的富庶;刘邦还曾建一座“鞠城”,招募屠贩少年组建足球队为太上皇刘太公解闷。

  汉代蹴鞠已经相当普及,宫廷有“洛阳宫鞠室”、“含章宫鞠室”,民间则有大大小小的鞠城、鞠域,并出现了《鞠城铭》这样的专业竞赛规范,确定了球队人数、球门规格以及竞赛礼仪等。

  然而,在教练汉武帝、队长霍去病的带领下,大汉队顶多把匈奴队送回家。如果与后世的大唐队、大宋队交手,可能连“世界杯”十六强都进不了。

  唐朝尚武、开放,蹴鞠运动简直像诗歌一样流行。不良少年李白就经常“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意思就是,我不仅敢让贵妃研墨、力士脱靴,还敢在皇宫里面踢球玩,你敢吗?

  第一个不服的是王维:别拿特权当本事,我能“蹴鞠屡过飞鸟上”,你踢一个试试?

  更不服的是隶属教坊司的“大唐女子足球队”——“蹴鞠内人”。唐人王邕写过一篇《内人踢球赋》,描写她们“雷声宛转,进退有据”,“球不离足,足不离球”。不仅球踢得好,脸还能把人亮瞎:“球体兮似珠,人颜兮如玉”。

  唐人康骈《剧谈录》记载,某一天在长安城胜业坊北街,有名少女“衣衫褴褛,穿木屐,立于道侧槐树下,值军中少年蹴鞠,接而送之,直高数丈。”王维如果见到这一幕,大概会说:太白哥哥,咱还是回家写诗吧……

  相比纵横开阔的大唐气象,宋朝社会更繁荣、更文艺、更小资。论国力,宋不如唐;但论财富,唐不如宋。唐是军事帝国,看重万邦来朝;宋是市民社会,讲究闷声发大财。对于宋朝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绝不用兵。

  因此在我们印象中,宋朝似乎积贫积弱,整天被北方少数民族兄弟欺辱。这绝对是一个误解。事实上,如果掐头去尾,宋朝可以算是中国历史上最富裕、最安全的时代。也只有在这样的时代,蹴鞠运动可能能真正走向专业化。

  宋太祖赵匡胤可不是一个只会耍长拳的少年,他还是一名职业蹴鞠手,尤其擅长“白打”(花式足球),能使“球终日不坠”。上有所好,下面还能不好吗?于是就有了柳三复、高俅靠“白打”取宠得官的野史传闻。

  宋朝公务员是一个钱多事少的职业,闲得发慌,只好踢球。宣和年间的宰相李邦彦就痴迷蹴鞠,自称“赏尽天下花,踢尽天下球,做尽天下官”,被时人称为“浪子宰相”。玩得这么嗨,也不怕被“双规”的。

  蹴鞠还是宋廷接待外宾的表演项目,《宋史》记载:“(金国)使人到阙筵宴,凡用乐人三百人,百戏军七十人,筑球军三十二人,起立球门行人三十二人。”宋朝甚至还有专门的“国家队”——隶属教坊的“左右军”。

  相比唐代蹴鞠,宋代蹴鞠更加专业化,足球、球门制作得更加精良、精巧,比赛规则更加严格、严密,还出现了民间自发组织的专业球队,以及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齐云社”。很神奇对不对?

  有宋一代,不止蹴鞠越来越接近现代足球,许多体育运动都出现了专业俱乐部。玩枪使棒的结成“英略社”,喜爱相扑的结成“角抵社”,擅长射箭的结成“锦标社”……洪七公、燕青、花荣估计都参加过这类社团。

  因此,曾经风靡一时的电视剧《一脚定江山》和动画片《宋代足球小将》,都将背景设定在宋代,不是没有道理的。

  最表层的原因,要从蒙古征服说起。蒙古马上民族,打马球勉强还有点兴趣,踢足球实在不符合人设。再加上实行民族分化政策,压制汉人正常结社、集会,最终导致蹴鞠失去了对抗竞技这一面,沦为杂技表演。

  元末军阀张士诚拥兵三吴,其弟张士信整日“不问军事,辄携樗蒲,蹴鞠,拥妇女酣宴”,因此朱元璋一上台就严禁军人蹴鞠。满清作为渔猎民族,只玩箭不玩球,延续了“元明不足”精神。

  但如果只把责任推到后世身上,似乎有点不公平。其实,宋朝蹴鞠极盛时,就已出现了畸形发展。

  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花式足球高手,却罕见对抗竞技高手,无论宫廷表演还是民间集会演出,基本都是“白打”;另一方面,像齐云社这类足球俱乐部,搞出了一套基于儒家的社规,比如球技保密不外传等。

  更要命的是程朱理学对蹴鞠的。理学“主静不主动”,对蹴鞠这类活动很不以为然。在蹴鞠场上,不分尊卑男女贵贱,这是理学绝难以忍受的。南宋理学昌盛,群臣就曾劝谏宋孝宗及太子不要蹴鞠。

  对话翻译一下是这样的——皇上:朕有一球,不知当踢不当踢?大臣:臣有一蛋,不知当扯不当扯?

  总之一阵拉锯战后,宋孝宗妥协了。上流社会渐渐视蹴鞠为市井放荡游戏,跟斗鸡、赌博差不多。所以在《金瓶梅》中,我们可以看到西门庆靠花式足球吸引雌配偶、乱搞男女关系的情节。

  从上流到下流,直至不入流,反映了中国古代蹴鞠的兴衰史。而英国的情况则相反,从中世纪的“氓夫足球”直至现代足球,足球由下流社会逐渐风靡上流社会,最终成为官民都喜闻乐见的全动。

  是不是有点唏嘘,ope体育滚球有点惆怅?没关系,历史并不能决定未来。就拿来说,不要说现代足球没能发源,就连蹴鞠都是从唐朝引入的。然而,这并不妨碍队进“世界杯”八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