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趣事可多啦 我知道

  

  开始,我和妹妹拿着木棍飞跑着赶鸡,由于我们跑得太快,一不小心踩到了鸡的粪便上一滑摔倒了。我比妹妹倒霉,摔下去的时候,我身前还有一只肥鸡。你会想:“摔在肥鸡身上不就更好了吗?”你想得太简单了,我一摔下去,那只肥鸡就使劲往外窜,窜出来时,我又摔在地上,不但很疼,而且全身上下都是鸡的粪便(包括脸上)。我不甘心这样就被鸡们打败,于是,我把脸上的鸡屎一擦,跑到妹妹面前,商量我们的计划。然后,我们就开始行动。我们先端来一些鸡喜欢吃的食物,把它们放在小房子的门前。这时,它们全跑来了,先是看了看,觉得没有危险,慢慢地走到食物边开始吃,接着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正在这时,我和妹妹急忙把一些赶进了小房子里。接着,我们又利用这种方法,把剩下的鸡全部赶进了小房子里。

  虽然,我全身上下都是鸡的粪便,但我和妹妹也很开心,因为我们利用智慧治服了那些小鸡,完成我们赶鸡的使命,我觉得这就是夏天里最有趣的一件事!

  夏日的一天阳光明媚,微风轻轻的吹拂着,天气好极了。哥哥说:“难得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到立交桥公园去玩吧!”我高兴的跳了起来。于是,我和哥哥高高兴兴地向公园走去。

  来到公园,我就向公园那边的池塘跑去。那里景色可美啦!有花、有草、还有一棵粗壮的柳树,它那又绿又长的枝条给你一种凉幽幽的感觉,特别凉爽!蜻蜓和蝴蝶忙忙碌碌的飞来飞去,在绿树红花的衬托下似乎构成了一幅美丽的花鸟写意画,特别好看。我仿佛置身在这个美丽的境界里。

  正在这时,一只蜻蜓飞到水面上来喝水。我想它一定是渴极了,喝一口,飞起来,又喝一口,又飞起来。它不停地点着水,一不小心翅膀沾上了水,怎么也飞不起来了,在水里直打转,拼命的挣扎着。“不好!蜻蜓掉到水里了。”我想蜻蜓是益虫,是人类的好朋友,我得救它。于是我拿起一根小木棒,让蜻蜓爬到小木棒上面来,然后我小心翼翼的把小木棒拿上来,放到阳光下晾干蜻蜓的翅膀。过了一会儿,蜻蜓绕着我飞了一圈,好像在说:“小朋友谢谢你。”

  那年暑假随艺术团赴外地取景拍摄,只有七岁的我,第一次独自离开上海,离开父母去远行,心中满是好奇、害怕、兴奋、开心……

  随剧组落脚浙江省某招待所已是月上枝头。一班艺校同学们都很自觉,一安排好个人事宜,便立刻聚到约好的房间,看剧本、对台词、练表演。同去的小演员中,有个别已经是老戏骨了,做念唱打入木三分!总是深深地被他们的认真劲所打动。

  因为我长的“花瓶”,被导演相中,属于露脸的龙套,一开始挺高兴,可接下来的二个星期,居然是扮演一只混身长毛的猴子,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天天胶水满头,浑身粘毛,真是一代文豪,“莫言”了!

  领到了戏服,竟是一张厚厚的猴皮,我凭着为艺术献身的劲头,咬着乳牙穿上它,“抵御”着那年暑假天怒人怨的超高温。

  开饭总是最开心的时候。没有桌子,盒饭往往就在花坛上一字排开。一大盒子饭和菜,小伙伴们手小,捧不住饭盒,但总是吃的飞快,因为我们要和冲进饭盒内的蚂蚁战斗,为了艺术,我们斗天斗地还要斗蚂蚁!

  在那不知名的荒野山谷里,我整天披着从来不洗的脏脏的猴皮穿行林间,渐渐的树上的知了,蒿草里的纺织娘,黄昏中的莹火虫,甚至夜晚的繁星都慢慢成了我们的好朋友,每天都形影不离……

  为了拍戏,清晨六点起床,中午在大巴车上带装午睡,晚上每天演到月明星稀。这才明白大明星们为什么都是夜行动物!

  每天拍摄进度很慢,过不了几条,大家都热的快不行,要是脱水就惨了,终于看到扣门的制片端来了一大桶很少看到绿豆的绿豆汤。大家蜂拥而上,这场景,好似《一九四二》中的灾民。

  终于开始有人不行了。好几个中暑了。这时,我要感谢平时经常对我咆哮如雷的足球教练,因为他促使我常常晒在太阳里,耐的住热,吃的起苦,要不然……

  有时候,大人的情感戏,我们都看的很入神,结果不知哪个调皮的坏蛋把我们的tail系在了一起,弄得我们欲哭无泪。

  戏闲时,开始挂念爸妈和外婆,想到曾经家中少爷般的我,泪水不知觉地划落脸颊。豁然间,我知道了谋生的辛苦,知道了对家人的思念滋味,明白了小小男子汉应有的担当!

  阿杰正处于热恋状态,每天晚上都与他的女友将校园的土地踩个遍,回来后便大夸对爱情新的感悟。

  阿英某天听了阿杰新的感悟后,突发灵感,指着楼下的严老鬼,说了句经典的话语,他从那栋楼走向这栋楼,竟然没有摔倒。之后躺在床上呼呼睡去,怎么叫都叫你醒,看来,得给他准备一个棺材了。当我们准备用拳打脚踢的暴力行动将他揍醒时,阿杰提醒了我们一句,别叫了,你们忘记他家是养猪的了吗?

  于是,我们开始研究阿英的“遗言”,他从那栋楼走向这栋楼,竟然没有摔倒。我们还没有达成共识时,严老鬼将手电筒昏暗的光芒在我们七个人的脸蛋上横扫,然后我们七个人光荣地穿着三角裤衩站在楼道里,听严老鬼唾沫横飞的演讲,楼道里的灯不知道被严老鬼的高音惊亮了多少次,我们耸拉着脑袋等待着他的最终命令。

  此刻,若我们依偎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此刻,若我们装在被窝里,一定会很温暖。

  阿英在严老鬼的演讲接近尾声时,拉开门从宿舍里出来了,尿急的他看到我们穿着三角裤衩靠着墙壁站成一排,楞了片刻,把严老鬼自动忽略掉,张嘴嚷嚷,你们七个是不是想去厕所没有卫生纸啊,站什么站啊,到我柜子里拿啊,三更半夜的,穿成这样是准备去女鬼吗?

  结果,刚走没两步的他就被严老鬼拽到墙边上站着,理所当然地,我们又听了半个多小时的演讲。

  演讲内容可分为两部分,前部分为教育我们不该在晚睡时说闲话,后部分为纠正我们思想上的不健康。

  每天回到宿舍,我便爬到窗台上观看下面来来往往的女女,为了能够吸引异性的目光,我便学习雷锋做好事,踩到外面的阳台上帮助别人摘挂衣物,然后那些不会知恩图报的家伙把我关到窗外,我便开始像只猫儿一样大喊大叫,他们并不会因此而放我进去,于是乎,我便朝着对面的女生宿舍楼开始了丢人的下流话,其实也不能称之为下流话,我也是跟电视里学的。护舒宝颗粒,那个不痛,月月轻松。那些要面子的家伙便都躲开了,我也如愿地达到了我的目的。

  后来,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便戴着别人的眼镜,站在窗户边,等待着另一个窗户边她的出现,没想到那些女生很淑女,用蓝色的窗帘将我的目光全部挡在阳光下暴晒成蒸汽,阿英见我这般没出息,再次嚷嚷,虎,窗户的对面,你眼中的西施,我们眼中的恐龙。

  阿英转身到柜子里开始乱翻,我好奇,问了他句,你找什么。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气,我在找我的杀猪刀,我现在很想杀猪。

  我感到我的头皮发麻,还好没扯头发,不然我就该秃头了,退到较为安全的床上,有开始反驳,那你慢慢找吧,找到了告诉我,我去你家帮你把你家的猪抓上来。

  阿英嘿嘿一笑,恩,好,等你把她抓上来我就把她许配给你,娶头猪总比娶头恐龙强,而且,你我从此就成亲家了。

  新同桌每节课都叫喊肚子饿,一下课就掏出一大堆零食,在他的陶冶下,没事情做的时候我便觉得肚子饿。

  从此以后,回到宿舍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站在窗户旁看女女,第二件事情是乱翻柜子找吃的。

  话说阿胜由于生病请假回家了,柜子里留下一大堆好吃的东西,我本着不让食物变质的想法,对他的食物开始大吃特吃,那两天,我去厕所的频率大大增强。

  啊胜是在我们午休的时候来的,我刚躺下不久就被他踹了起来,我不看来者何人,就拽阿英,英哥,有人要扁我,你丫的快起来帮我打啊。

  休息了两天的阿生精力充沛,哪肯轻易放过我,捏着我的鼻子,二十秒钟过后,我全身的细胞进入缺氧状态,开始用无氧呼吸产生的少量氧气维持我的生命活动。我猛地坐起来,开始脱衣服,然后阴阳怪调地卖弄自己的风骚,阿胜哥哥,小女子可是第一次耶,你可要对人家好一点哦。同时眨巴自己的眼睛,扭动着自己的身躯,一副性饥渴的骚样被我表演的淋漓尽致。

  看来我真得有当演员的天赋,不过说的更贴切一点应当是做伪娘的天赋,思维正常的阿胜接受不了我的疯言疯语,不再对我这个神经病提及吃他东西的事情。

  这样文艺的脏话,被青春期的叛逆的孩子一次又一次地更新,更新到最初的开始,我们都是未成年的幼稚儿童。

  阿超很喜欢听着音乐,但令我们不能忍受的是他总是在熄灯之后哼那找不到方向的调调。

  正杰追女孩子很疯狂,疯狂过后,最明显得就是成绩的一落千丈,以大局为重的他,会很快将女孩子抛弃,全身心投入到“为祖国更加美好”的学习中。于是,听歌哼调调的阿超与挑灯夜战的正杰发生了嘴舌上的冲突。

  阿超打着自由,平等的幌子,运用政治书上的伟律,将重点放在自由与平等上,说正杰不让自己哼歌是在侵犯他的自由权,说正杰禁止他哼歌用的是命令的口令,同样作为学生,严重体现了不平等。

  正杰不甘示弱,立马反驳,你哼歌哼出的是噪音,严重影响了我的身心健康发展,你是在摧毁祖国的花朵。

  当在理论方面说不过对方后,我们便用恶毒攻击维护自己的利益,正杰,你丫生的孩儿没屁眼,蹲坑蹲到腿抽筋,一不小心掉下去,出来全身是毛虫。

  正杰气得两眼冒光,张了几次嘴,最后吼了出来,哪里能跟你比呀,屁股上吊着卫生巾还满校园跑,比阿虎都没脸,如果打在他的脸上还有麻麻地感觉,可打在你脸上,你竟然没感觉。你可以去当兵了,国家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阿超对这句话表现的出奇的安静,半天后,从被窝里伸出头,深吸了口气,我终于评论完她的新说说了。

  高考的倒计时向零的终点飞速地跳跃,十二年的学涯也许会随着几张试卷被监考老师收起而画上句号,告别了作为学生的时代,告别了作为未成年的时代,当初昂着头满怀希望跨入校门,不久将低着头拥抱着忧伤走出校门,这个被我们骂作“虐杀人格”的学校依旧伫立在原地,九月的金秋,又将是一批学生要在这里度过三年。

  即将到来的离别,给幽默的话语添了一抹伤痕,我们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友谊与缘分,却逃不过时间的脚步,未来的道路上,有时停住脚步回望曾经走过的路,多得数不清的十字路口给了我们不同的方向,原来,孤独的外表下永远都藏着别人看不见的伤痕,而这些伤痕,深藏在幸福的回忆里。

  我们终于不再是生命的主人,风烛残年的我们随时都可能被时间夺去什么,苦苦追求的幸福一直都藏在对往事的会议里,只是那些会议已经残缺,找不到最初的完整,于是胸腔的某处,被稀里哗啦的泪冲的支离破碎。

  想起了三年前六月的离别,谁也没有说离别的话语,谁也没有为谁的离开而掉眼泪,谁也没有因为要离别而写离别的文章。初中的记忆,就这样被轻轻淡忘,班级的QQ群里三年保持安静,像一个很乖很听话的孩子,总是坐在角落里认真的学习,或者更确切一点是默默地悲伤,那个班级,只成了记忆里的挂名。

  总有些时光让人心有留念,总有些时光让人想伸手抓住,然而一切都只是上帝安排的游戏,从生到死,从欢高悲,从笑到哭,从走到停。睁开眼睛,让我们看清楚世界,看清楚这些陪伴过我们的朋友。

  即将带来的离别,给幽默的话语添了一抹伤痕,给伤痕的文字添了一些眼泪,我们即将因高考的结束而分离。

  记得那是暑假的一天,爱玩的爸爸带着爱玩的女儿去洛河捉螃蟹。我们父女二人骑着“白马王子”,屁股后面冒着一股淡淡的青烟,一溜烟似的来到洛河边,顾不上休息就卷袖脱鞋,开始捉螃蟹。

  我学着爸爸的样子,搬开一块块光滑的石头,终于发现了一只小小的螃蟹,只见他举着两把大钳子,麻利地移动着爪子,横着往深水处跑。我笨手笨脚地捉,又不敢真正地捉,眼看着他就要从我的手下逃走了,多可惜呀!我只好闭上眼睛伸手就抓。果然,螃蟹用它的钳子夹住了我的手指头,痛得我一边甩手一边叫爸爸来救我,可是还没等爸爸来,我就把螃蟹甩掉了。其实小螃蟹夹人并不怎么痛。我胆子大了,就使劲搬石头,一只又一只的螃蟹溜了出来,我用手捉住它的硬壳子,一下子就扔进了桶里。爸爸看见我的勇敢劲,高兴得笑了。

  整整一下午,我们捉了大半桶螃蟹。他们在桶里挤来挤去,嘴里还不停地吐着泡泡,好像在骂我和爸爸。我们才不怕他骂呢,因为我们要吃它,就尽它骂去吧。

  天快黑的时候,“白马王子”又驮着我们沿着公路往回飞。风把我们的衣服吹得鼓起来,把螃蟹吹得不敢吐泡泡。这样的夏天可真有趣啊!

  那荷花有白的,也有粉红的。有些已经展开了两三片花瓣儿,有些还是小花骨朵儿。它们各自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美丽的身体,像是在比美似的。冒着酷暑,跳着优美的舞姿,吸引着无数路过的人们。加上蝴蝶和蜜蜂的伴奏,荷花更是显得娇艳动人。相比之下,荷叶就有点逊色了。可荷花没有看不起难看的荷叶,它们知道没有荷叶的帮助,就没有艳丽无比的它们。荷花深情地对着荷叶微笑,用自己娇嫩的身体挡住阳光,不让荷叶被阳光晒到。荷花那颗感恩的心,不正值得我们学习吗?不仅如此,最让我着迷的还是它那股淡淡的清香。每次一闻到这股清香,我就会情不自禁的走过去,陶醉在那股淡淡的清香里。正是:“花不醉人,人自醉。”

  夏天里不仅有美丽的荷花,还有好吃的杨梅呢。那满山一棵棵的杨梅树上,结满了大大小小的杨梅。有红的,也有黑的。摘一个,放进嘴里,那味道又酸又甜,你说有多好吃,就有多好吃。可那些没成熟的,就显得有些孤独了。小小的,青青的,像一颗颗弹珠,挂在那里无人问津。

  啊!夏天就像一个神秘的寻宝世界。只要你去用心寻找,就会有许多有趣的发现。

  你很好…对吧?我也很好!我们都很好对吧,大家都要好好的,你看`花开的那么好,一直都很好。看,可爱的墨绿色的小草们,又一次美化了这个不属于我故事中的夏天。是我们都在奔波生活的进往而忽略了它么?路途都很坎坷,艰难!也许真的错过了。以后自由的享用绿色夏天的时候可能都很少很少了。有的时候,眨红的眼眶,温柔的微笑,也会出现在我看着你故事的画面里,我又像开始一样,小心翼翼,让时光变的不安。这个夏天,充满希望的夏天。又让我翻开从前的记事,收获美好的回味。在次谈墨在这张信纸上,回放到多年前的夏天,画面中,乌黑的眼眶,清纯的微笑,至今,又让我在一次想起。曾几何时,那单纯的眼神,曾几何时,何时流露出一道伤感的灰线。又让回忆勾起一段我故事中的那个不完美的童话,谱写的那么认真,描述到的那个瞬间,那个微动的心灵,那个……就像我空间的歌一样:

  而岁月刻画在脸上的紧紧只是沧桑的面容!有的时候,不由的悄悄走到镜子面前甚至不敢看镜子里那张成熟的脸旁,显的憔悴,当时光悄悄流逝,我们留下的紧紧只是回忆吗?回忆,在回忆`有的时候喜欢坐在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静静发呆,谈笑自若,我还想念着那个蝉鸣午后的夏天,和当初那一抹轻轻微笑。与现在微微颤抖的双唇,很自然的还会叼起香烟。活在现实的我们,越长大越孤单。是不是那些发自心底的笑容都被童年给透支了?喜欢安静,安静,一直很安静。哪怕是安静到海枯石烂都不会感到寂寞。可是,一直不得安静。大大的世界,小小我们,想过平凡,可是很难。可是,可是,可是……

  既简单安静又单纯的我们也有着不单纯的故事在一一上演过,不曾单纯过的痕迹。再回首。多么想出现在这个夏初淡写过的故事的结尾中。也许在多年以后还会在一个炎热的夏天,还会在一次展开笑颜重复出现在相同的故事里,可是,故事里的主角已经不是我们了。我们的天真执着已过,那时的蝴蝶已飞过。

  夏天的田野酷暑难忍,干裂的土地被烤出了一丝丝烟雾,发黑的石块酥得仿佛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它扳开。

  我和几个同伴踩在滚烫灼人的小路上,到处找着一些无聊的游戏。虽然我们这几个城里人很难经受住烈日的炙烤,但田野上的乐趣确实要比凉爽的屋里要多。我一路上划着火柴,看它爆出一阵阵火花,慢慢燃烧。当火苗接近我的手指时,我便迅速把它抛向身后。几秒钟后,一根火柴就化为灰烬。这种游戏我百玩不厌,毕竟在家里奶奶是对它下了禁令的。这盒火柴算拿对了!

  我们饶有趣味的在几个稻草堆前止住了脚步。“我们来玩玩火怎么样?”小宇其兴奋地叫道。我们面面相觑,立马决定下来:“好啊!的确好久没受到火的‘刺激’了!”

  我们先在稻草堆旁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然后搬来些稻草,达彭哥哥划着了一根火柴,把火苗接近稻穗,他抖了抖稻草,火便顺着稻穗蹿上来,跳跃着吞噬了整捆稻草。我们的脸顿时染上了一片红光,呛人的烟雾熏得我们睁不开眼。但是喜欢恶搞的我们却格外兴奋,望着那团火而手舞足蹈。

  我们不时从小山似的稻草堆上搬来救命草,堆在那堆火上。轻飘飘的灰便随风游荡在天际,很多落在稻草堆上,还有一些则粘在我们晒出了油的头发上。

  火苗在我们的视线里跳动,亮汪汪地逼着我们的眼。在一阵阵“劈里啪啦”的焦爆声中,它时而蹿得高,时而被风压得低,一点一点的逐渐旺盛起来,把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映成了明快的大红色。我们被火煮出了仅剩的最后几滴油,沉甸甸地坠在发尖。

  “行了!可以把它灭掉了!不然真的越烧越旺了,多危险啊?”我望着火,我担心地说。“老妹,你怕什么?就这点火,你至于这么紧张吗?有我们在,你放心吧!”“让你看看真称得上‘旺’的!”这下可完了!我的老哥老姐们越玩越来劲了,怎么办呀?只见小宇和达彭哥哥又一人扔了一捆稻草上去,一瞬间,火势就长到人的半身高。

  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听他们的,这一回他们又怎么可能听我呢?我在一旁偷偷做好了时刻冲锋陷阵的准备——手里紧紧抓着一捆湿稻草。

  一阵狂风吹来,火焰被吹向了稻草堆那边,稻草堆的一角沾上了火苗。我的心越跳越快。可看到哥姐们悠然自得的神情,我暂时打消了立即灭火的念头。火势从此再也控制不住了,它已经染着了半个稻草堆。我们在一旁傻了眼。几秒钟后,火光满天,我们吓得纷纷尖叫。我上去灭火?立即?我肯定不行!我可是怕死的胆小鬼!逃吧?!我一转身,结果望见小宇早就逃得老远了。我很气愤!许多乡亲们都远远地注意到了这里的漫天大火,同时也看到了达彭哥哥、倩和我,惟独幸运的小宇没有被列入“黑名单”。

  “快逃呀!”倩惊叫一声。我惊慌失措地扔下了一捆湿稻草,和他们一同逃离了现场……

  后来,我们得知是那些好心的乡亲们帮我们灭了火。而那户倒霉的人家,被我们白白烧了两个稻草堆。之后的一连好几天,我们都被囚禁在家里,只有宇还能侥幸地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