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奥运10大另类颁奖 最大委屈奖:涅莫夫

  今天,百年依然风光的奥运会就要在娘家华丽散场;今天,张艺谋将率领红艳艳的大红灯笼武术队前去捧场;今天,各奥运大小军团将捧着自己掘得的那一桶金(或一杯羹)乘兴(或败兴)而归;今天,本报“快乐”周刊三人小组在结束奥运纸上蹦极的心跳之旅之际,还要在本届奥运会的3000尊奖牌之外,特别隆重地开派“酷点”十项另类大奖,以此谨向2004的雅典挥手告别,向2008的北京祝福致意——

  在体操男子单杠的比赛中,涅莫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整出连续四个杠上空翻,再加两个腾跃,可裁判们视而不见,硬把他当作荷兰风车,给个第八的分数;也是体操,韩国选手梁泰荣在体操男子个人全能决赛中,单杠起评分竟然因技术裁判一时“眼力不逮”,由10分弄成了9.9,导致金牌旁落;这些尽管都够冤了,但比起咱中国男花,还差了一档。意大利人一次次在众目睽睽下拙劣表演,裁判一再地和技术录像反着判罚,中国三剑客古典骑士般倒下——真正比《窦娥冤》还要荡气回肠。也难怪网上有人说,他看这场决赛时,气得关了电视机!而一早起来才知道,邻居是气得砸了电视!

  因为三大足球杯赛的缘故,本年度最拉风的运动无疑要数足球;在名目繁多的时尚族类眼中,荷尔蒙气息狂飞乱舞的激烈足球也日益等同于在“玩酷”。但奥运的足球比赛状况却实在与引领风气之先的“酷玩”差之玄远,参赛选手普遍在23岁以下的事实决定了它只能是个高级培训班。所以,本届奥运会最时尚的运动项目只能是奥运会的第一个床上运动——蹦床。一方面,蹦床在2000年的悉尼才首次成为了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是奥运会的新生儿——先锋加前卫力量;另一方面,蹦床的刺激和时尚运动“蹦极”暗通脉络,和我们时代运动的时尚趋势若合符节——工作高压之余,就想把自己弹来弹去,充分发泄!

  相比他们自己往届的梦一到梦五,美国梦六队确实就像一支梦游队,在国内怒其不争和全世界幸灾乐祸的口水声中,他们更是愈发地衰气横溢了。但和我们的体操队比较之下,还是小巫见大巫。别人至少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跌跌撞撞、踉踉跄跄,但到底还没有一上来就表演“狗啃地”,哪像我们的体操队,爱“地”爱得那么深!——无论男女老幼,都争先恐后作扑地朝拜状。作为同是自信过分爆棚的反面教材,中国体操队其实比梦六更有说服力。人家梦六的核心球员即使在输球时也是核心,而我们的天才小鹏在关键时刻却从天神摔成了衰人,从而也大大巩固了中国体操队最衰团体奖得主的“宝座”。

  如果时尚是有性别的话,没人能否认它属阴性多些。所以能让时尚“见光死”的项目也多集中在女子方面。镜头扫过田径场上的链球、铅球、掷铁饼场地,乍看加细看,你都很难从五官长相乃至第二性征上分辨男女。好端端的女子(特别是那些本就强壮的欧美人种),明显的性征都无处寻踪了,养眼的时尚当然再也无所附丽。尽管如此,这些项目相比女子大级别举重还是要IN多了。因为女子们在这些项目练就的块状肌肉已超越了“肌肉”本身的含义,成了横肉。——呜呼!时尚遇此,不死才怪!

  如果说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乔伊纳身上美国国旗改制的赛服、五彩的长指甲是一种美丽的话,那她的同门师妹德弗斯在雅典跑道上那条蓝紫色、长达数英寸的弯曲指甲则美丽得接近恐怖,而且绝对注定了没人敢和她搭档跑4×100接力赛——怕惨遭九阴白骨爪!这位37岁的女飞人曾经凭借惊人的毅力和勇气顽强战胜腿疾,三次摘得奥运金牌。但这次,恐怖的长指甲却见证了这位时尚女飞人在100米栏预赛上的恐怖跌倒。如果她退出田径赛场的话,不知是否会务实一点,解“甲”归“厨”?

  男子50米步枪3×40决赛中,胜利在望的埃蒙斯端起步枪,慢慢瞄准50米开外的靶心,稳稳扣动了扳机,可惜他搞忘了检查一下究竟该射谁的靶。虽然我们可以推测脱靶的多种可能性,如决赛前夜他在私人邮箱里发现了基地组织的恐吓信,对领奖台突然产生了心理障碍,以此举抗议美国的管理政策等等。但我们宁愿确认埃蒙斯是雅典奥运会最最慷慨无私奉献的唯一候选人。最后一枪只要打8.0环他就可以稳拿继步枪卧射后的第二金,你看人家埃蒙斯射别个靶的成绩是多少?8.1环!摆明了是故意要奉献给中国人民一个惊喜嘛。

  杜丽的雅典首金、李婷与孙甜甜的改写网球国史,都无愧于这一超级大奖。但就在昨天出现的“12"91”这个惊天数字,最终成就了刘翔的这一终生成就奖。这个数字足以让全世界的镁光灯都聚焦在这个帅气的21妙龄的东方小伙子身上,足以让所有人,包括从法国奔出的黑马杜库尔、卫冕冠军加西亚、美国名将特拉梅尔承认“黑白森林”将退居二线,短跑王的黄皮肤时代已经到来!它的万丈光芒不仅足以让成龙、小巩、小章等星星变得乱七八糟、黯然失色,它的无穷魅力更是足以让一切肤色为之沮丧或疯狂。

  圣火点燃那天起,喜剧就开始在悲剧的老家上演。金牌约等于金钱,于是禁药总与奥运如影相随,而以药骗金的“药王”们也变得越来越喜剧。表现之一:男铁饼冠军费泽卡斯赛后憋了半天吐了句大实话:“硬是尿不出来”;表现之二:男链球冠军安努斯尿检时尿也不屙完就跑了;表现之三:女铅球冠军科尔扎年科被查处后大言不惭,反而给世界出了道“脑筋急转弯”:“金牌藏在俄罗斯某处,你们有种就在这片广袤的国土上去找吧!”虽然各有千秋,但要论喜剧创意,当属科MM技高一筹——地理学得真好!

  曾经,他们是力量与技巧的完美结合;曾经,他们让祖国的旗帜在赛场上高高飘扬。雅典,众神狂欢之地,也成为了他们用悲伤谢幕的舞台。体育,曾经因为他们而美丽,如今也因为他们的黯然告别而悲怆。他们是:只为观众表演的涅莫夫、绊倒在跑道上的四度世界冠军阿兰·约翰逊、以及在高低杠上破天荒失手的体操女皇霍尔金娜。无疑,美丽的霍尔金娜的背影最令人心碎。据说,在她失手的一刹那,眼里曾闪过某种特别的神色,她重新站了起来,完成所有动作后退场。这是永远的退场——“1994—2004”,一段美丽的体操传说从此风流云散,一个金色时代从此终结。

  金发披肩身材诱人的女垒投手珍妮·芬奇被ESPN冠名为“世界最性感运动员”,不过女垒的奥运地位岌岌可危,她能不能代表本国出征北京都还是个问题。而人气指数急速上升的美国“神童”菲尔普斯虽然没拿到计划内的“七金”,但六金入囊足以玩转全世界人民的眼球。这只戴着耳机冷酷出场、激着水花优美入池的美式“青蛙”虽然脚短身长,与国人审美眼光大相径庭,但浪里白条的身姿却没法让人不爱。可见除了金牌,年轻性感也是赚名法宝。